圣衍乾坤第十七章自身奇怪羽毛搭配

菜谱 2020年05月29日

圣衍乾坤 第十七章 自身,奇怪羽毛

段渊眉头一皱,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过至于什么不对劲,一时间也不知道。

而后……

“噗通!”

段渊吐出嘴里的泥土,一脸郁闷。

没错,在走出第一步的一瞬间,脚似乎不受身体主人的控制,在思维已经踏出了第一步,而身体却是不动丝毫。

结果就是如此,摔了个狗啃泥。

“呀!”段渊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双脚,此刻段渊就像是在待一个陌生人的腿。

想要站起来,但是发现竟然没有什么动作。顿时段渊摸了摸小腿,在上面捏了一把。在感觉腿还是自己的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而后又是疑惑,“怎么了?”

段渊感觉这段时间真的太糟糕了,眉头紧皱。

而后身体传来一阵阵虚弱,使得段渊连皱眉都有些吃力。顿时间一股体力被耗尽的感觉袭来,那一刻身体的本能在警报。

浑身酸软无力,就像是咸菜一般,就像是一条咸鱼。段渊好像就这样趴着,一动不动的,真的是太舒服了。

段渊明白了,想到了昨天的事,将之于这些怪异的情况联系在一起。

“昨天……”

段渊不断回想,而后将所有可能有联系的事情串联在一起。思索间,身体的阵阵酥软也是传来,使得段渊有着心烦意乱的感觉。

同时一阵昏沉的感觉袭来,段渊察觉不妙。最终灵光一闪,“对了!”

段渊感觉自己实在太傻,昨天突然入千脉境时,体内暴动的灵气可是将他折磨的不轻。

那种痛苦接着令人回味无穷,也是那个时候,身体遭受到了创伤,虽然已经步入修士所说的千脉境,但是这里并不是游戏世界,只要升级了就可以满血复活。

还记得那一滴滴汗水不要钱地涌出,还有体内大量能量被消耗。

段渊此刻脸色苍白,如果不是最后关头那神秘的“炼”字浮现,恐怕……

段渊撇过头看到了那孤零零的蛇头,恐怕此刻蛇头应该会高兴又有一个伙伴了吧!

而严重脱水的段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皮包骨,眼皮无力垂下。手下意识的扣住泥土,因为这里是巨蛇活动范围,而且还是栖息地,导致土地异常的坚硬。

所以段渊倒是没有直接抛开土地。

“食物……”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段渊有一种投胎饿死鬼感觉。刚才还没有什么感觉,不知道是肚子怕打搅他的思考,还是神经一瞬间偷懒,不过这些段渊不需要追究。

断断续续的声音自段渊口中传来,与大地紧紧拥抱的他想要摆脱大地的盛情,下意识的,段渊想要站起来。

体内似乎有一股力量突然涌动,三条主脉都是一颤。而后段渊感受到了那种力量。

就像是被突然注入电能机械,没有任何的预兆。身体动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段渊身体,而后作用与他的双臂,随即段渊爬了起来。

也不想这种力量是怎么回事,将袋子张开,随即一颗颗颜色各异的果实暴露在虚空中。

也没有去管到底那个好吃,随意一抓,只见一颗硕大果实被他牢牢抓在手心。

随即往口中而去,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出,而后又有更多如此而连续的声音传开,段渊此刻感受到了果实就是生命。

口中的传来的果汁如同干涸水床迎来了第一场雨,在一瞬间滋润了万物,万物为之疯狂。

“一颗、两颗……”

随着一颗颗果实入腹,段渊才感觉身体传来的饱和。

停下手中的动作,恢复理智的段渊有些苦恼地看向袋子。其间段渊并没有选择那些翠绿色果实,段渊还不想死,经历昨天一晚的折磨,即使他没心没肺,但是那种痛苦还是给予他不小的伤害。

“一颗、两颗,……六颗!”

段渊看着只剩下六颗果实的袋子,感觉自己未来无望。

“以后要省着点了,不然还没有到达天葬就被饿死。”

随后段渊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不正常,“那股力量是?”

段渊再次利用灵识探查身体,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刚才的力量是来源于主脉,这就是千脉境修士力量来源?”

如今段渊沉下心来,看向太阳升起的方向,而后在四周寻找了一下。四周除了断木还有一些乱石,几乎一片狼藉。

不确定自己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不过此刻段渊却是感受到了现在的自己与之前的自己有所不同。

感觉全身有着一种莫名是力量,找到一根看起来符合的木枝,木枝的重量最起码在三十斤上,段渊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

随即抱起木枝,虽然看起来有些费力,但是段渊还是将中举起。

“真的,这不是梦!”

段渊感觉有些欣喜,因为他知道之前的自己虽然也可以举起这种重量木枝,但是绝对没有现在那么轻松。

“砰!”木枝被抛开。

段渊回过神来,而后使自己冷静。

修士的道路才刚刚开始,这点力量真的不算什么。随即段渊想到了巨蛇庞大的身躯,就算巨蛇不动,单单是那种威压就使的自己压力倍增。

随便一尾巴下来,一个肉饼的出现那是不用怀疑。

还有那只黑鹰,一双翅膀庞大到可以遮天。随意一扇,形成的狂风也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承受,最后段渊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太弱。

“这个世界很大!”望天无语,段渊最后吐出这样的字。

段渊收拾了心中是碎碎念,的确这个世界真的很大。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的存在或许在这天地间也不过是一只蝼蚁,所以平复了这种狂喜的心情。

段渊知道自己还要走的路很远,远的段渊不知道哪里才是终点。

不过眼前最重要还是如何活下来,段渊并没有过多去幻想着什么。什么天下无敌,什么巅峰,对于他来说这都是虚无。

段渊看了看天空,此刻距离太阳升起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段渊盘坐在古木下,闻着巨蛇头颅传来的难闻气味。不过经过了一晚上的“熏陶”,段渊也算有了一些免疫力。

段渊打算整理自己的所有,将自己的实力或者其他的东西仔细了解,不然在未来的征途中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首先是那奇异的灵识,灵识非常神奇。就像是拥有了另一双眼睛,而且还是全方位无死角的奇异存在。

段渊释放出灵识,灵识不仅仅可以探查他的身体,而且对于外界也是有很大的探查效果。

灵识如同一层无形的雾气,以段渊为中心,三米的地界被段渊的灵识包裹。

“嗯!灵识只能扩散到三米,而且……”段渊眉头一皱,随即看向三米开外,“而且在三米开外就看不清了,非常模糊,如同雾里看花!”

“还不如我用眼睛看地清楚!”段渊在释放灵识的一瞬间便是察觉到灵识的限制,在三米内可以自由感知所有,就算是地上一只小蚂蚁,都可以清清楚楚数着蚂蚁身上到底有几根毛。

不过在灵识的包裹外就像是一个近视几百多度的人突然摘掉眼镜,那种滋味真的是太美妙了。

这样形容,四米开外分不清男女,五米开外分不清人畜!

这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的确如此。

“看来灵识也不是万能的!”段渊有些不满,不过他也是知道自己太过于贪心。

此刻段渊还不知道灵识这种东西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千脉境可以拥有,就是在高一个层次的存在都不一定拥有灵识。

而后又是看向自己的主脉,这当然以灵识渗透主脉。不然段渊的眼睛可没有内番功能,而且就算可以,那段渊应该拥有了做怪物潜质。

灵识中,三条主脉盘踞与身体中,就像是三条巨龙。血肉将其包裹,其中用灵气不断温养着主脉,自从突然到千脉境后,段渊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沟通了天地。

通过灵识,段渊察觉到天地间一丝丝游离灵气向着他汇聚而来。时时刻刻透过身上的毛孔涌入被开发的主脉中,而后不断温养着主脉。

主脉之中奇大无比,就像是三条深邃的通道。其中有灵气弥漫,不过相对于主脉的宽阔,灵气显得有些渺小。

段渊知道只有将主脉中所有的空间填满灵气,才可以突然下一个境界。

但是依照身体吞吐灵气的速度,也不知道要多少时间才可以做到。对于段渊也没有一个比较,比较这只是三条主脉,还有更多的主脉需要灵气。

由原来的80头

段渊感觉阿富汗出逃央行行长揭黑幕 "银行成高官提款机"自己就像是一个穷人,不仅仅缺少钱财,就连灵气也是稀缺无比。

苦恼地皱眉。

不过段渊也是该到了了身体的力量已经增加,可以说与之前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将所有的主脉开辟!”段渊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想想就觉得烦躁。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办法,段渊知道只有灵气足够,就可以开辟主脉。不过灵气呀,这是一个问题,不过察觉到了袋子中还有一些果实。段渊皱起的眉头一松,还好有这些果实。

在这里段渊感到有些肉疼,明明昨天晚上积蓄在体内的灵气可以开辟更多的主脉,但是因为自己控制不住灵气的外露,导致灵气不断从身体逸散而出。

所以浪费了很多,至于究竟浪费了多少。段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多久,所以也无法估算。

不过段渊相信,昨天晚上自己绝对是暴殄天物!

恐怕利用的灵气不足百分之一,恐怕更多。

随即段渊的目光再次移开,看了看天边的缓缓升起的烈日,段渊说道,稚嫩的声音真的是好幼稚,但却是有一种莫名的成熟。

“该走了!”

捏了捏手心,拿起袋子。

“咦!”段渊的目光看向一处,这里已经被黑鹰毁灭的差不多。

段渊目光汇聚之处,一道黝黑的不明物体躺在地上。脚步微抬,段渊走了过去。

随即眼瞳一缩,一股逼人的寒气袭来。在那一瞬间,段渊似乎看到了一只遮天巨鹰在空中自由翱翔。

一根黑色的羽毛躺在地上,附近有断木与树叶遮掩,如果不是眼神足够,那么有很大的几率忽略。

“黑鹰的羽毛?”

段渊眉头一皱,因为这看起来似乎是羽毛的东西有似乎不太像。羽毛非常长,段渊与自己的身高比较,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羽毛的长度差不多与自己的身高相等。

羽毛看起来非常薄,在其边缘,似乎有一种锋锐的感觉。此刻段渊感知中,这羽毛不是羽毛,而是一柄剑。

手柄之处也与羽毛有着很大是不同,段渊感觉自己应该可以好好的握住。

想了想,段渊看了看四周。总觉得有些古怪,四周一片死寂,除了自己呼吸声,段渊还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没有所谓的鸟鸣,也没有所谓的虫叫。

“黑鹰的羽毛?怎么看起来怪怪的?”段渊不解地看着手中轻如鸿毛黑色羽毛,就像是一柄剑。

“真的好轻!”段渊惊奇地看着手中与自己身高差不多的黑色羽毛。

挥了挥羽毛,段渊在心里有事赞叹,这真的好轻。简直像是在挥舞一根稻草。

羽毛的刃口在空中划过,就像是在切割空气一般,隐约间有锋锐的光芒一闪而逝。

段渊突发奇想,在身边的断木一挥。羽毛化为一道黑色幽光砍向断木,段渊却是没有丝毫吃力。

段渊咽了咽口水,良久才缓缓开口,“好锋利!”

脑血管轻微堵塞
巢湖白癜风医院
什么原因引发冠心病
友情链接: 佛山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