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武洪荒第三百六十七章付出代价

热菜 2020年08月07日

嗜武洪荒 第三百六十七章付出代价

第三百六十七章付出代价

义渠皇宫和往常一样,巨大的圆柱上面雕刻的几条巨龙栩栩如生,长牙咧嘴,透着让人心底畏惧的威严,几乎和皇宫外面不一样,那诡异的黑色魔气完全没有侵袭这里。

朱红宽广的门框之上,公孙嫣然倚门而立,依稀薄纱半掩半闭,隐现出那双修长且饱满的雪白,和胸膛隆起小山峰,一头柔顺的长丝自然垂道腰身,宛若从天而降的仙子。

几缕遮脸的长发挡住了小半边白净光滑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如同大海深邃的眸子正迅速的转悠着,微微翘起的嘴唇如同含苞的红蕊不时发出一声叹息,足以人怜惜与心碎。

幽怨的瞳孔在四周扫视一番,周围的一切让得公孙嫣然脑海不住翻腾,时不时飘进一个消瘦的背影少年和那如同黑夜深邃的眸子,……而每当此刻,几缕晶莹剔透的泪珠便是从眼角流了出来,在那层浅浅的胭脂上留下一道泪痕。

脑海中时常回想起,那次就在这个大殿中,从背后给了少年一剑,虽然自己故意避开了要害,但是对方倒地时那双眼瞳中所包含的恨意,却是深深刺痛了自己那弱小的心扉。

这三年来,公伯嫣然无时不刻的关注着对方的动静,每当少年在死亡濒临一线之时,她恨不得自己能够飞到他的身边,然而周围魔物长存,让得自己一点机会都咩有。

这些日子她是煎熬的,不光要忍受国人异样的眼神还要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幸而,每一次少年大放光彩,死里逃生才让的她没有支撑不住。

“轰……!”

远处的巨大爆炸之声直接让得陷入无限思绪的公伯嫣然拉回现实,迅速的拭去眼角,看着宫门外很多魔族将士冲了出去,如同受了惊吓的山鸡,让得公伯嫣然一阵冷笑。

无论是洪荒打了过来还是其他,那都不管她的事。然,正当刚想转身之时,突然一缕记忆中熟悉的气息让得公伯嫣然娇躯为之一颤,便是化作一只雨燕闪略而出。

“公——伯——嫣——然”

娇躯刚刚立定,一声冷哼之声响起,让公伯嫣然猛然抬头,一道身影立于屋顶之上。

消瘦的脸颊带着几分黝黑,褪去了往日那种幼稚,散发着成年男子的阳刚。然而,那双冷漠的眼神让得公伯嫣然为之一颤,心底不住反问,“还这般恨我嘛!”

多少次梦中见到对方的样子,然而醒来确发觉现实是多么残酷。嫣然多么希望永远活在梦中,那样至少她们之间依然没有改变,还是那种相互嬉戏或者远远看着对方勤奋与树荫或烈日之中。

这一次终于回到现实,对方真正切切站在这里,这一刻让得嫣然心思好久都无法平静,然对方那冷漠的眼神又让得她一阵心痛,声音也是为之颤抖,“纳…言…你…回来了。”

下方上百的魔族战士一个个愤怒不已,然而那个散发诱惑般冷酷的女人在中间是那样醒目,纳言第一眼便是认出来了。

不过,对方脸上的表情分明是那种急切的期待,眼瞳中散发的爱恋是那样真切,这些种种表情此刻纳言不可能感动,反而觉得是那样恶心,恶心这个善于演戏的女人是那样的悲哀。

“怎么,我回来了你很失望。”纳言声音很高,几乎是咆哮着,“对于我还活着,你很意外……”

“住口,洪荒低贱的人类,今日你来了就把命留下来。”一个魔族战士打断纳言咆哮道。

魔族战士的咆哮让得嫣然一个机灵,下意识的扫视周围,不下百名魔族精英,实力最低级恐怕都是幻级巅峰,其中更有好几个尊级强者。

纳言现在的实力嫣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有耳闻,自少尊级强者不能够将其留下,眼下要走还是有机会的。可是,那八个处于神级的魔君到来,恐怕就不会那样容易了。

想到这里,嫣然闪过一丝担心,再次看向纳言,原本秋水般的眸子中带着极度惊慌的表情,心底一沉,一句驳于心底的话语也是一字一顿的咬唇发出,“这里已经不是你的义渠国了,现在是魔族八魔君的前线大本营,你还是滚回你的洪荒中去吧。”

嫣然俏脸之上写满了担心,然而在纳言眼中,确实无比的虚伪。这种虚伪让得几乎已经平静的心思再次如同海浪波涛般涌出,纳言再次冷笑一声,一双大手缓缓的伸向追星之上。

“嗤嗤…”

冷冷的拔剑之声,让得现场再度诡异安静。片刻之后,拼杀于战场的魔族战士怎么能感受不住那份杀意,纷纷腾空跳跃。

魔族战士天生带着一丝黑气,那是魔族的黑魔气旋,非常诡异。数百道冲天而起的魔族战士带出的黑魔气旋普天盖地,犹如暴雨初来是黑云压顶,而那些魔战士更让代表死亡的黑鸦,恐怖无比。

对于平常的洪荒强者,见到这种气势恐怕已经一阵胆寒,拔腿开溜了。然,对于此刻的纳言,经历了无数伤痛的纳言,确实毫无感觉。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纳言心底无比嘲笑,实力就是这般差距,弱小者总是这般无知,宛若被人踩死的蚂蚁一般,毫无知觉,下一秒便是生命的结束。

不过,如今的纳言虽然很是怜悯这些无知者,但是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一路上那些普通的义渠子民如同行尸走肉,这一切完全是拜他们所赐。手紧了紧肩膀,手臂微微一抖,那磅礴的嫣红气旋之翼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

对付魔族,火属性气旋自然是最为有用,特别是纳言的火属性气旋,天地异物——地心火焰。

剑身好似随意的一扫,顿时一柄仗长的气旋之刃,伴随着纳言冷意的眼神阴郁而生。

宽广磅礴的气旋之刃速度极快,几乎只是一闪,便是来到空中魔族战士眼前。尽管其中有些高手感觉对了对方的气势,然而那种速度也仅仅让他们有过一丝念头,便是和其他人一起掩入磅礴气旋之中。

“崩崩……”

嫣红的气旋之刃带出恐怖的高温,让得周围的空气都高了好几度。而那些魔族战士在气旋之刃中纷纷被淹没,发出一声声如同鞭炮般的爆裂之声,不留一丝痕迹。

一剑,仅仅一剑,几十个魔族强者被击杀,其中不乏有尊级高手,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让得剩余的魔族战士和嫣然一阵目瞪口呆。

片刻过后,在死神的降临之下,剩余的魔族战士四散而逃,几乎不到十秒钟,宽广的广场便是晴朗起来,阳光也是透了进来。

久违的阳光打在嫣然的俏脸之上,恍若天仙添了彩带,分为迷人。浅浅的酒窝微微突显,这一刻,三年来第一次这样喜悦。

纳言此刻所表现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悍,看来刚刚的担心是多余的。嫣然心中这般想着,突兀一声厉喝让得这份喜悦淡了下去,

“害怕了嘛!你想过有这样一天吗?”

这突兀的冷屑之言让得嫣然有些不知所措,秋水般的眸子狐疑的看向纳言,尽显几分楚楚可怜。

看着这幅模样的嫣然,纳言嘴角再次发出一声冷哼,“怎么,这个时候装可怜,三年前你就没有想过有今天。”

“想过。”终于再第二次问话中,嫣然回过神来,几滴眼泪再次顺着刚刚的泪槽流了下来,“只是这种结果来的晚了些。”

“晚?”纳言冷哼道,“看来你是很享受这份过程,几乎都忘了时间,三年了,三年了。我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今天,想着你跪地求饶的一天。不过,无论怎么样,今天你会为三年前做出的选择而付出代价。”

嫣然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少年。对方眼神中那份冷漠,胜过腊月寒冬的冰窟。而此时,自己心中的冰寒与温暖交至,却又更胜一筹。

“小子,既然你敢只身前来,你又想过该付出什么代价。”

这突兀出现的高喝,让得嫣然猛地回头,那恐怖阴寒的气息穿破云霄,让人不寒而栗。

“这声音和气息?”嫣然华容失色,惊慌叫道,“纳言,是魔族八魔君,你快走。”

辽源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抗痛风药
小儿腹泻的主要原因为
友情链接: 佛山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