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勇救花豹br像平常一样猎人王甲早早便出搭配

饮食 2020年05月29日

一、勇救花豹

像平常一样猎人王甲早早便出门打猎。他家还有一位年迈瞎眼的老母亲,一直以来娘俩的生活都是靠王甲用猎物从集市上换来柴米油盐度日。由于家里面实在是太穷了,虽然王甲都快是三十几岁的人了,但是别人家的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他。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王母的一块心病了,虽然每次自己跟儿子说起这件事情时他都是满脸不在乎的样子,那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不让母亲知道怕她担心。王甲一直以来是一个孝子,他的心思王母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她私下里也托人去说媒了,但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

今天早上的山雾很浓,白蒙蒙的水汽萦绕在整个山间,使那些平素里有路的地方也变得模糊陌生,但这并难不倒王甲,长年以来在这山里打猎对于这里的环境他可以像自己的家里一样熟悉,闭着眼睛都能辨别出哪个方向走会有山坡,哪个方向走会遇到深谷!

他像灵活的猴子一样穿梭在山间搜寻着猎物的踪迹,头发、衣服都被山雾打湿了。但是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发现猎物,仿佛所有的动物也随着这场浓密的山雾隐藏了一般。山风带着丝丝的凉意从他的肌肤之间刮过,那些附在皮肤表面的水汽也随着山风蒸腾,竟使得他不禁打了两个哆嗦。心道:真冷!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山林的迷雾开始渐渐褪散,金色的阳光丝丝缕缕地射进了山林里面,使得周围本来模糊的景物渐渐清晰起来。于是王甲便顺着前面现出来的被草木遮掩的山路向前继续搜寻猎物而去。

这时森林里的鸟儿们却扯开着嗓门,把个沉睡当中的山林唤起。鸟儿是森林里天生的音乐家,它们的歌声总是那么的清幽,又仿佛是流淌在山间的溪水一样,给人一种极是舒适的感觉!王甲在这繁芜的草木之间穿梭却丝毫没有半点的倦意。但是使他感到不开心的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翻越了几个山岗后却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让他心动的猎物。整个森林洋溢着的只是纯粹的鸟叫声。

王甲有些灰心了,今天看来是自己倒霉,一出来就遇到这么大的迷雾。于是,便往刚才来的山路走去。可是正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鸟叫声却把他失落当中拉了回来,他不禁向着那个方向飞跑了过去,可是接下来呈现在他的眼前的一幕却让王甲大吃一惊!

一只花豹被一条巨蟒紧紧箍住,此时它们正在地上扭打得一阵翻滚!

花豹的脖子被巨蟒的粗大身躯给死死地缠绕住,这平素里凶猛无比的野兽竟然没有了半点的威严,舌头因窒息般的感觉略向外吐出,眼珠子瞪得浑圆;而巨蟒也并不轻松,此时由于身下的花豹还在努力做着反抗,身上的所有力量都花在了缠绕花豹的身上,此时只剩下巨大的脑袋上的那火红的芯子不停地吞吐着!

王甲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当时心血也一阵激动。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见这巨蟒缠绕之下的花豹的气息是越来越虚弱。也不知为什么王甲的心里突然地产生一丝的同情,虽然他懂得弱肉强食是森林的法则,然而那心中对花豹的一丝同情却使得他蠢蠢欲动!终于花豹的气息到了最微弱的时候,眼看就要一命呜呼,就在它生死悬于一线之际王甲紧了紧手上的猎刀,冲了过去。突然只见一道身形向着打斗中的花豹和巨蟒奔疾,几道寒光闪动,咔嚓一声,王甲手中的猎刀带着一股强劲的力道砍向了巨蟒蛇身七寸之处,顿时鲜血喷洒如柱,缠绕花豹的蛇躯倏的一松,处在痛苦之中的花豹瞬间便得了解脱!

王甲呆立一旁,毕竟这是平生第一次斩杀这样的巨蟒,此时见蛇血喷洒如柱,心中也是一阵悸动。但不知何时,就在王甲发呆的时候得了解脱的虎豹已走向了他的身边,把它那肥厚温热的舌头在王甲那握着猎刀的手臂之上一阵轻舔,顿时一股苏苏麻麻带着一丝热度的感觉传入心头,王甲一怔,忙地回过神来,但见这花豹也并无恶意也就放下紧张害怕的心来,但也不敢大意只是站于原地看着这凶猛的野兽表现出对自己异样的温驯。

难不成这花豹通了灵性也知得感恩图报!看着并无恶意久久不愿离去的花豹,王甲心中暗暗道。

一人一兽以世人难得一见的场面在原地一阵呆立,久久后花豹才恋恋不舍地离王甲而去。

今天王甲的收获颇丰,这一条被自己砍死的巨蟒拿到集市去卖的话换来的钱可以买好几袋大米了!王甲高高兴兴地收拾了一下还在流血的蛇身,准备回家。

夜晚月亮高高地挂着,清风阵阵地吹拂着山间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山林的夜晚静谧而安详。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为了不引起母亲的担忧,王甲并没有把事情的经过跟她说,只是说今天运气不错打了一条大蟒蛇,而蟒蛇的大小也并没有告诉她,像平常的夜晚一样母子俩共进晚餐,王甲吃罢晚饭便早早安睡只待明日去到集市把蟒蛇卖了换些日用品。

二、贱卖蟒蛇

翌日清晨,王甲便早早地出了门,朝着十里之外的平安镇走去。

平安镇是一个繁华的地方,店铺门面不下二十家,外加那些在巷口和街道处摆地摊的话,那么平安镇也算得上是一个商贸兴盛之处,平日里街头巷尾也是挤满了人群,尤其是早上那些镇上的妇人们便赶着早没有太阳到集市上来买菜,这时候就数平安镇卖菜的地方最热闹了,这些年轻的和衰老的妇人们跟一群摆地摊的附近农民喋喋不休地讨价还价,把个平安镇也吵得沸沸扬扬,这时路边摊卖包子的也扯着喉咙大声叫卖着,和着妇人们的吵闹声以及不时从蒸笼里腾起的热气,使平安镇看上去显得更加的热闹。

王甲挑着装大蟒蛇大麻布袋,在一卖包子的路边摊停下,他把大麻布袋重重地往地上一搁然后从怀里掏出几文钱便要买包子。这些年来王甲一直都是在卖包子的路边摊就近摆摊的,因此跟这个卖包子的已是老熟人。

“喂,赖头子帮我拿几个包子!”

“好的嘞!”赖头子一脸热情地笑道,一把揭开了热气腾腾的蒸笼,“王老哥今日卖什么啊?”

赖头子一面替王甲从蒸笼里拿着包子,一面用眼睛瞟视着王甲那泛着鲜血鼓鼓的两个大麻袋之上。

“蟒蛇。”

“什么!蟒蛇!”赖头子惊叫道,突然“哎唷!”一声把左手放到嘴边吹着气,他的左手不知刚才怎么的竟被蒸笼里的热气所烫,也许是听到王甲竟然装着两麻布袋的蟒蛇而震惊吧!

“你是从哪里捕获这么多蟒蛇的?”赖头子道。

赖头子见过的最大的蟒蛇也不过十斤左右,当听王甲说两麻布袋都是装的蟒蛇的时候他便这样猜想了。

王甲并没有在乎赖头子的震惊,肚子实在太饿了,只是一个劲地啃吃着手里的包子,口里不由得叫出:“嗯。饿死我了!好吃!”

赖头子见王甲并不搭理自己,也不见怪,心里实在好奇于是便兀自走到大麻布袋旁边,颤抖着双手慌忙解开。

“啊!”赖头子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怪叫,一脸惊恐地看着王甲和大麻布袋。他刚解开大麻袋便一眼看到了里面那个血淋淋的大蛇头,而这个蛇头大得出奇,不由得让人生出妖怪之类的想法。

王甲也是一愣,不知赖头子为何如此惊恐。

此时街上往来人群络绎不绝,刚才赖头子那几近杀猪般的大叫竟然吸引了一大帮人朝着这边的地摊拥挤而来,旁边的两个其他摊位也朝赖头子这边不时瞅来好奇的眼神。

赖头子一脸煞白,嘴唇颤抖,指着大麻布袋叫道:“有……有……妖妖……妖怪!!”

这时王甲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于是他便在众人惊叹不已的目光注视下解开了两个鼓嘟嘟的大麻袋,所有的人又是一阵唏嘘,难怪赖头子会害怕呢,这麻布袋里却装着如此骇人的庞然大物!

“大家莫要害怕!此乃我昨日捕杀的一条大蟒蛇,而并非什么妖怪!”

不论王甲怎么解释仍是有一大部分人说王甲捕杀了一条蛇精。而赖头子也是说什么也不信这是一条普通的蟒蛇,后来竟然害怕得推着包子摊位的车子早早收摊灰溜溜地跑了。

“平安镇有人捕杀了一条蛇精!此时正在菜市场一处叫卖!”瞬间王甲捕杀大蟒蛇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平安镇,很多人都因好奇朝菜市场赶去,但是都只是看热闹的却没有任何人询问怎么个卖法!

这使王甲十分头痛。难道就没有人买吗?眼看一大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而王甲却没有卖出去半斤的蟒蛇肉,他心急如焚。

“我看你这蟒蛇是卖不出去了,瞧这天都快黑了!”这时一个人走来问道,“我看你大老远的挑到集市来卖也不容易,要不这样吧,我出五十文你就把它卖给我算了?”

来人伸出五个手指在王甲眼前一阵晃动。

“哎——”王甲一声长叹难不成自己还要扛着这般重物回去不成,便又答道:“也罢!也罢!五十文钱一分不少你便全数拿去吧!”

王甲心痛地贱卖了蟒蛇。

“我再予你五文你就帮我把这两麻布袋东西挑到赵员外府怎么样?”那人突然又道。

王甲本就是一个善良的猎户,莫说这人此时还答应给自己五文钱呢,就算是不给他的话只要别人提出要求他还是很乐意帮助的,他便应道“好的!”挑着担子随着他一起朝赵员外府走去。

这赵员外是何等的精明,当得知王甲在街上卖这样难得一见的蟒蛇的时候,便觉得奇货可居私下里吩咐下人到集市把王甲手中的蟒蛇低价买来,此时,他正在府上等待消息。这赵员外有一女,当得知有人在街上卖大蟒蛇的时候,便带着丫鬟偷偷溜出了赵府去街上看热闹,想瞅一瞅这捕杀巨蟒的人是何等英雄人物?当她见到王甲的时候,只是远远地看着心儿也似鹿撞一般,在少女平静的心湖起了一层涟漪,可是就在这时她却看到自己府上的一下人竟然低价买下了蟒蛇,心里甚是好奇,但又考虑自己是偷偷溜出家门,不便明示身份好好地询问下人一番,只好先转身回府,待看究竟何事?

三、美人欢心

王甲尾随赵府仆人来到赵府。

“你暂且在此等候,我去通报老爷一声,再一并给你钱!”仆人说罢便走开。

王甲是第一次进到这富贵人家的庭院当中,见园中假山嶙峋,雕刻栩栩如生,亭榭水台别具一格,碧绿色的荷叶满布小池当中,在黄昏余晖的映衬当中几尾金色的鲤鱼在荷叶与水之间嬉戏,别有一番雅趣!

等了许久后,哪怕这庭院当中的景物不凡,王甲也无耐心再继续等下去,在原地不停地踱来踱去。

正在此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只见一妇人被一群丫鬟簇拥着朝不远处的亭榭走来,不久便立于亭榭旁,手里挥洒着鱼料,几尾金色的鲤鱼忽跃出水,整个小池的水一阵动荡……

王甲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 的动作,心中也起了一丝的涟漪——

“难不成富贵人家果真是收罗了世间的万般好样?妻妾尚且成群,而我等凡夫俗子却尚无一妻!”王甲心中似有不满道。

正在此时仆人来到,“喂!喂!你这厮怎么盯着我家二少奶奶如此看?”

王甲心中窘迫只好低头不敢言语任仆人训教一番,不料仆人的训话却被这二少奶奶听到,此时正朝王甲和仆人走来。

“管家怎么回事啊?”二少奶奶嗲道。

“这厮刚趁老奴不在觊觎二奶奶呢!”

“哦?”二少奶奶看向王甲,起先是有一些怒意,但是当看到王甲的样貌的时候心中一阵微微的轻颤,便转笑道,“算啦,我看他也是无心之举,要是再这样下去,这事传外面去了,说我赵家的二少奶奶让人看一眼就挨骂受罚,这岂不是让我难堪吗?”

“是,二少奶奶。”

王甲闻言抬头感激地看了看二少奶奶,谢道:“谢谢二少奶奶!”

“不必客气,你是何人,来我府做什么的?”二少奶奶问道。

“我……”王甲正欲言却被管家打住,“二且程度常比北京更为严重。此外少奶奶,这个人是一个猎户,老爷刚才叫小的买他的蛇此时正在大厅等着这小子把蛇送上呢!”

二少奶奶一丝不悦,向管家递了一个眼色,遂领着几个丫鬟继续去那水榭上喂鱼。

王甲也不敢停留跟着管家去到大厅领了赏钱,正欲离去却被一丫鬟叫住。

“打猎的我家 想跟你聊聊,跟我来!”

王甲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何时认识这赵府的 的?

丫鬟领着王甲来到赵府一处别致的花园当中,此时暮色渐浓,赵府四处已然点起了灯笼,营造成一种朦胧的感觉,让人觉得不真实!

在这个别致的花园当中的圆方石桌旁坐着一个妙龄少女,一头乌黑的秀发像瀑布一般盘在头上,一点朦胧的灯光撒着这头亮丽的秀发之上,远远瞅着这靓丽的背影使人感觉这女孩如同镂刻在了这黄昏的景色当中。

“ !”丫鬟叫道。

赵玲缓缓地偏转了头,却正好遇着王甲惊疑的眼神。

“赵家 不知找我有何贵干?”王甲向着 拱手道。

赵玲一些迟疑,嘴唇轻轻地蠕动着几下,欲言又止,细长的眉梢一丝颤动,眼里忽地又流露出一丝窃喜,终于还是问道:“今天你的那蟒蛇真的是你猎杀的吗?”

对于那么大的蟒蛇一般人一看到定会吓得倒腿就跑,那会还敢去猎杀这样的庞然大物呢?赵玲在街上瞥见这大蟒蛇时也着实吓了一大跳,当时就生出疑惑,他是怎样灭杀这大蛇的呢?

王甲今天是艳福不浅,在赵府里头是连见了两大美女,虽然此刻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有一些东西却正在触动着他蠢蠢欲动的内心,但是,此刻已是黄昏,回去的路途又甚是远,因此他又不敢耽搁,答道:“用刀子把他砍死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掏出了那把寒光闪闪的猎刀,在灯光的映衬下,锋芒处寒光闪动。

“呀!”

赵玲和丫鬟被王甲这突然的动作惊得一叫,丫鬟忙地挡在了 前面,“你这蛮子要对我家 做什么?”

王甲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礼,忙赔礼道:“ 对不起,我刚才拿出猎刀并无恶意,只是想告诉 我是用这把刀子猎杀那大蟒蛇的,还望 多多谅解!”

王甲说着又把猎刀收回了腰际。

“那你也用不着动刀子啊,害我们 受惊了,你打算怎么办?”丫鬟道。

赵玲拉了丫鬟的衣襟一把,示意丫鬟不要再说什么。

“ 不知找在下所为何事?如若无事那王某就此告别了。”王甲见赵玲并无责怪之意,便生出离开的意思。如今天色已晚不敢再耽搁了。

这时赵玲也不好意思,见王甲一脸的焦急之色随道:“都是我耽误了你回去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找你也并无大事,只是对你斩杀大蟒一事十分好奇罢了。看来如今你似乎急欲离去,至于击杀大蟒的详细过程你肯定是无时间相告的,我不想耽搁你回去的时间。”

赵玲言语之间尽显遗憾之意,王甲听得明白,但又不想再耽搁,只是缄默。

“你尚且离去罢!”赵玲最终还是说道。

王甲遂离了赵府……

这世间之事只缘天定,赵玲自见了王甲后心里缓解北京缺水局面。”对他更生好奇,平时藏于深闺的她经常乔装打扮央着丫鬟溜出赵府,不是去别处正是去王甲摆地摊的那一条街,但是却没有遇到王甲,这倒给赵玲平添了几分失望,那些对于王甲的好奇也渐地转变成一种想念之苦,几回扑空后容颜显得憔悴了。

而这赵老爷却因王甲卖于他的那条大蟒而攀上了好运,最后王员外把女儿嫁给了他,其中遭遇种种,两人过上了好日子,王甲打猎,赵玲在家侍奉婆婆……

共 5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救花豹,斩蟒蛇,将王甲勇敢机智的一面呈现出来。正是他身上这种猎人特有的气质吸引了赵府 ,并最终得以成就姻缘。文章情节跌宕,画面感强烈,猎杀蟒蛇,市场卖出,初见 等等情节镜头感十足。穷人的窘迫与富人的奢华形成极大的落差,成为赵府乘龙快婿的王甲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作者将善有善报的思想植入文章中,在不断推进的情节中逐渐揭示。奇遇之后便是奇缘,很不错的构思,推荐共赏!【:紫玉清凉】

1楼文友: 16:40:07 构思奇妙,文笔流畅的作品!欢迎 来到江山,期待你的更多佳作!

2楼文友: 10:51:19 这篇故事情节设定倒也有趣,文笔很好,很吸引读者,只是故事情节发展的有些突兀了,感谢您对系统短篇的支持!

宁波治疗白癜风医院
烟台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三亚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佛山美食网